第402章师兄弟

日期:2019-10-08   

  她原本都想好了,等宴会客人们到齐了,她姗姗来迟,锦衣华服震慑住这些高傲的长安贵女,谁知道突如其来的意外打乱了她的计划。

  看着在座贵女僵硬的笑,看到加拉加斯郊外的迈克蒂亚西蒙·玻利瓦尔国际。悄悄拒绝满桌盛宴的动作,洛霏花了很大功夫才把怒火压了下来。

  她坐的靠后位置,离开也没有太多人注意,一路入了花园,小径上也有不少人在走动,在姜羲的可以低调敛息、避开人群的动作下,竟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她。

  不知为何,越靠近枫山,她的心情就越是紧张,像是有什么力量无形攥住了心脏,带来的窒息沉闷感,让姜羲根本无法忽略。

  事实上当她二次觉醒后,疾病就已经彻底远离她。这种感觉既然不是生病,那就只能是一种预兆了。

  枫山别院之前是皇家别院,锦绣铺列只是基本,最妙的是,它将枫山的景色融在了造园中,所谓的花园,其实就是山巅上火红如烧云的枫林,那种入目皆被绯红晕染的场景,当真是震撼极了。

  无意中走到一座假山上,堆砌的山石中有一条隐形阶梯可以走上假山,而假山上绿意铺盖,一座飞檐石亭若隐若现。姜羲三人站在绿丛后,并非本意地隐蔽了身形,又身居高地,可以把附近景色尽收眼底。

  她往远处点了点,就见今天才在侯府门口见过的姜桃,独自一人,踩着细碎轻盈的步子,往这边偏僻处走来。

  姜羲自然带着萧红钰跟阿福藏住了身形,居高临下地看着姜桃自以为隐秘的一系列动作。

  姜桃似是发现附近没有人,明显松了口气,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粉色香囊,丢进脚边的草丛里。

  而齐王散步似的来到香囊附近,目光往地上一瞟,果不其然发现了草丛里若隐若现的香囊存在。

  在齐王这样的天潢贵胄面前,女儿家丢香囊的事情怕不是一次两次了,深知后宫手段的齐王怎么会不知道香囊代表着什么意思呢?

  她完美地扮演了“不小心丢失贴身香囊然后转头寻找”的角色,演技虽然青涩,却也算是有滋有味——反正姜羲看戏是看得挺有趣的。

  “原来是小娘子的东西,在下无意中捡到,并无他意。”齐王大大方方地把香囊递了回去。

  姜桃像是难得遇见志同道合者,扬起小脸高兴道:“原来公子的母亲也喜欢吗?我也最喜欢金线香了!就是可惜,长安的铺子没几家卖金线香的,每次都要大费周折,真是头疼!”

  “真的吗?”姜桃先是欣喜,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,“无功不受禄,还是算了。”

  “真的吗?那真是太好了!对了,忘了问公子的名字!”姜桃落落大方地报出家门,“我是南宁侯府的四娘子姜桃。”

  “这名字听上去有些耳熟……啊!齐王!”姜桃像是极为意外的样子,匆匆忙忙见礼。

  “没想到还能看一出好戏。”走在前面的是个灰衣男子,挤眉弄眼间,面上有股说不出来的邪气,笑得也是散漫不羁,看上去不像是什么世家公子,反倒像是江湖人。

  灰衣男子身后还跟了个蓝衣男子,两人瞧着年龄相仿,只是蓝衣男子面容凄苦,眉间常年萦绕郁色,跟灰衣男子的差别很大。

  “喂。”身为师弟的灰衣男子拿着扇子,不悦地敲了敲没有应答的师兄,“玉衡师兄,能不能不要整天沉着个脸,看着就心情不好!”